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开艘航母去抗日最新章节!

    “昨日上午九时,一份疑似仁川扩建委员会内部备忘,在每日经济记者姜知宁的个人sns被首次公开,其中,关于扩建承包企业甄选制度、仁川扩建分区规划,参与企业按级分配等都有详细描述,特别是在中小企业中甄选细则中该备忘隐晦的提及了几条优惠政策……”

    李在贤随手把电视静音,披上西服就站起身来,首尔的十月向来早寒,来到阳台,看着和热饮穿毛衣都要在秋日阳光下看书的妹妹,李在贤一如往常那般很不能理解。

    电视上kbs的女主持终究还是嘴下留情,弄些大部分人听不懂的名词来混淆视听,相比之下做为野党聚集地的东亚日报就要厉害许多,一句‘仁川扩建备忘极其左,巨额资金或将看政府眼色’把所有人担心的事儿直接甩上桌面,其政治评论员甚至将事态扩大到攻击整个执政党,讽刺到‘不单单是日前的特别经济法,李明博集团是想把韩国都抓在手上’。

    不能否认,仁川扩建备忘标榜了强控制、强分配、强限制的三个独裁标签,别说招标过程公开透明、扩建委员廉政自持,如果不是在中小企业甄选细则上该备忘给予了大量优惠,甚至到和大财阀平起平坐的程度,估计早有人把‘独裁政治’的帽子借此扣到那总统大人的头上。

    就算是如此,还有政治评论员如此评价一句。

    ‘在这份备忘上,我看到了五大新都市开发的影子。’

    这话是贬不是褒,五大新都市开发带动了韩国黑社会的蓬勃发展,进而引发了卢武铉与罪犯们的战争,那几年,世道可没现在这么忙太平。

    被阳光晃的眯了眯眼,李在贤看向旁边的李富真,突然感慨:“这次亏了有耐心。”

    李富真盯着书本,“没耐心的人向来都等不到什么好机会。不过我们也算是没魄力,这时候入场,情况好的话还不一定能赚多少。”

    李在贤听了这话只是笑,“可不敢一下子搭上那么多,再被人误会是政治投机,整个cj都要跟着遭殃。”

    李富真放好书签,合上书本。“外人一句三星共和国,三星就要政治中立,李家人就不入政坛,等哪天有人说父亲才是韩国的幕后大总统,那他岂不是还要从会长位置上退下去,在家里颐养天年?”

    李在贤摇了摇头。对这方面的家务事他从来不予置评,不过今天倒是说了句,“站得高看得远,知道世道凶险,做人反而低眉顺眼。很多事由不得意气风发,受了气,记下。有机会了就报,没机会就忍,只要活的够长,早晚有那一天。”

    李富真叹了口气,望向阳台外,能理解李家之主的谨慎小心,知道新韩这摊浅水居然和执政党内部之争,大国家党政治口号。仁川扩建,甚至是青瓦台等连成一片,她从心底感慨怎么有人能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牵连着这么多方怎么还不被五马分尸?

    可费解归费解,得知此次检查调查背后的人是金武星,李富真对林蔚然并不看好,在韩国他毕竟是个无根之人。牵扯到执政党内部之争怎么不是一个死字?可想想如今,人家林蔚然都从检察院大门口出来了,不但一块儿肉没少,近来新韩股价波动明显是有人买入。如果是这小子,如果他还能坚持到最后,那三星近十年就不要打收购新韩的主意了。

    手指在书本上轻敲了下,李富真喃喃自语:“真成龙了?”

    李在贤耳朵好使,“哪能,你把世道也想的太容易了。”

    李富真侧过头,愿闻其详。

    “金武星唯一犯错的地方就是太早站上台面,看看朴槿惠,人人都知道她本应该上一届总统候选人,人人都把她当成下一届总统候选人,可你瞧她是怎么做的?退下党代表位置,建立非常对策委员会分权机制,全力支持青瓦台,甚至连李明博上任之初闹出牛肉风暴也不离不弃。被百万人集会抗议法案的总统,整个韩国历史上这可是头一个。”

    李在贤语气微顿,“再看李明博,上任就是信贷危机,想进口牛肉解决韩国的饭桌问题却被野党闹了个牛肉有毒,民众还真就信了,支持率跌到谷底不说,还被人拿来和上届总统比,泥巴捏的还有几分火气,闹到这种程度他李明博再不行动,还真就不是韩国的大统领。这下可好,媒体和民众的对比推崇把卢武铉害死了,野党狙击手还想兴风作浪,也被总统狠狠敲打了,大家都老实了,可安稳日子没过两年,党内还闹出纠纷了,你金武星被大总统安排在这个位置上事情做的怎么样?一个仁川扩建差点引出了财阀政治和民主政治对立,这备忘一出知道是你亲民,你民主,可人家总统大人还有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