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她让他放手,他竟真的放开了她……

    惯性之下,路晶晶向后一倒便跌在了地板上,屁股很疼,但她不敢吱声也不敢揉。()

    一抬头,便是程力如冰锋般冷冽的脸:“怎么?又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路晶晶:“……”

    身份?

    一句话就点醒了她,对了,她现在的身份可不就是程力的*。

    那天他就说过的,欠他的债他会随时过来取,所以,现在他是来讨债了吗?

    难道,他真的要……

    不停的后退,双眼亦躲闪着,这厮的模样过于姓感,她都不敢直视。

    她害怕的神情他尽收眼底,程力的眸光动了动。

    转身,将擦头的毛巾随意一扔,随意地朝*上一坐,倒是真的没有再靠近她。

    “就这么怕我?”

    “是啊!我怕你,怕得要死行了吧?”

    没好气的开口,路晶晶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总之,心情特别的忐忑。

    只是,对面的男人对她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算不是说给他听,也要提醒自己,不能不怕,不能不怕呀!

    “昨天的事情,解释一下。”

    他一幅审判长的模样,好像她就是他的犯人,路晶晶无语地睇了他一下:“你要我解释什么啊?”

    “还装傻?”

    缩在墙角,路晶晶忍不住‘造反’地翻了翻白眼:“谁装了?你要问什么就直接点,我不想猜来猜去猜错你的心思。”

    “脾气还不小呢?”

    习惯性地挑了挑眉,程力的声音略显低沉,却字字铿锵:“明知道人家对你不安好心,还和人走那么近,怎么?还想他还给你下一次药?”

    他果然还是介意那天晚上的事,可路晶晶也郁闷着,对于方一哲,她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他不相信她有什么办法?

    她又不贱,怎么可能希望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我不想和你吵,反正我只有一句话,我没主动和他亲近。”

    堵气般别开脸,原是不想再看他那幅黑面公的模样,结果,他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气得她要跳脚。

    “你还想主动亲近呢?要不要脸?”

    嘿!他居然还骂上了。

    路晶晶心里有气,但也不敢发作,便咬着牙哼了一句:“要什么脸?要脸能给别人做*?”

    等了他一晚上,原本真不想和他吵架的,至少,在他那样帮了她之后,她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这么和他吵。

    可是,这样的程力实在是太过份了,她可以理解他不高兴,可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侮辱她?

    难道这样他就真的高兴?

    “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呢?”

    冷冷地,他哼了一声,又刻薄道:“既然你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那你的职业操守呢?*就是用来跟买主顶嘴的?”

    买主?

    他当她是什么了?随意买卖的玩具么?

    “程力,你不要太过份。”

    “我过份?”

    淡冷的眉锋一勾,他似乎越说越上瘾,完全不顾及她的感觉不说,投来的眼光还淬着致命的毒:“做为买主,我还可以更过份,你要不要试试?”

    三年的时光,大家都变了。

    只是,程力的转变之大已完全超出了她的预计,也曾奢望过他心里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看到这样的她,路晶日的心却在滴血……

    “你不要以为帮一卓还了钱,我就连灵魂都要卖给你,你没有这个权力。”

    咬着牙,她用尽全身的气力才能抑制住自己想要大吼大叫的冲动,可她那种压抑看在程力的眼中,却变成了另一种挑衅。

    三年前,她叫他老公,叫那个人方一卓。

    三年后,她叫他程力,叫那个人一卓。

    在感情上,他从来就不是大气的人,而且非但不大气,还小气到了骨子里……

    当着他的面叫别的男人叫得这么亲热,呵!呵呵!

    “是吗?我没有谁有?”

    冷冷一笑,他一双深眸满含怨念地质问着她:“你是不是以为还了钱就没事了,我亲爱的‘*’,你丈夫的案子还没有开庭审理,这中间,还可以生出很多很多的的变故,需要我一一提醒你么?”

    “……”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他说得不算明白,可她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当然明白,程力能救方一卓,也同样能毁了方一卓,而毁不毁的关键点只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

    说白了,他要的是她的臣服,心甘情愿地做他背后的*。

    “你不能这么做。”

    他不甘示弱,寒眸直入她心:“你错了,我能。”

    瞅着他那双充满了怨恨的眼,路晶晶却突然没有了底气:“对不起!我再也不跟你顶嘴了。”

    “这是在跟我认错吗?”

    大丈夫还能屈能伸,她只是个小女子,在程力的面子,她只屈不伸也行的:“是,我在跟你认错,请你原谅我的鲁莽无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我不想要道歉怎么办?”

    “那你……”要什么?

    那三个字含在嘴里说不出来,他想要什么?还不明显么?

    “补偿!”

    “……”

    那一霎的情绪激昂,让路晶晶彻底失语。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交给不爱的男人,包括她。可程力不是她不爱的男人,恰好是最爱最爱的那一个,她不是不愿意,只是,始终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他和她之间,太多太多的牵绊,太多太多的背叛,还有太多太多的阻碍,如果她真的答应了他,那么,在这条不归路上,她们便再无回头之路。

    她的世界早已一片黑暗,难道要将他也扯入地狱才可以?

    程力,程力……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到底明不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他真的要逆天而行,为世人所唾弃么?

    可就算他真的愿意做那千古罪人,她也舍不得……

    “做为我的*,你知道该怎么补偿我的,对吗?”

    他偏着头看她的脸,那用意不言而喻,路晶晶假装不懂,还是扭开了头:“你是大爷你说了算,你指东我向东,你指西我向西,再不跟你对着干,乖乖听话,乖乖……”

    “我要的不是这些。”

    “……”可你要的我不敢给。

    “你懂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只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她自动投降。

    路晶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我不懂。”

    “不懂?”

    他坏坏地笑,那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他咬在嘴里的一块肉:“要不要我教教你?”

    “不……不要。”

    惊跳起来,路晶晶再次退后了好几步,脸又红了,心跳又快了,就连手指都在不停地颤抖……

    “我来收债了,我亲爱的‘喜儿’。”

    他居然叫她喜儿,那他是谁?黄世仁?

    路晶晶彻底无言,可还是艰定地摇了摇头。

    “程力,就不能换个方式吗?我真的,不想……”做你的*。

    “不想?”

    他怎么可能听不懂她的意思?他就是故意要逼她,让她无路可择。

    可是,她还是想再为他们争取一次,哪怕,他的眼神告诉她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程力,我知道你恨我,可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变成那样,哪怕是陌生人,也好过……”

    话音未落便被他猛然打断:“陌生人?呵!这就是你安排给我的位置?”

    原本还静静坐在那里的人,突然间站了起来,程力的眼中冒着邪恶的光点,那种阴晴不定的表情惊得路晶晶心口一综缩,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

    “过来。”他命令着,语气就像一个将军在面对着他手里的小兵小卒。

    路晶晶杵在墙角不动,只是惊恐的摇头。

    “过来。”

    “程力,你不要逼我……”

    闻声,他的面色再度森寒,突然长长久久地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

    “既然你这么勉强,那我也不强人所难。”

    说完,他似转身要走,却在临出房门前又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那五百万就当我是做了慈善,你不用还了。”

    如果他还是像刚才一样咄咄逼人,如果他还是像之前一样不择手段,她一定可以坚持住不再心疼,不再愧疚。

    可是,他居然说了这个……

    他拿出自己这几年的所有积蓄帮了她,可她却伤了他的心。他让她觉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