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

    “那就绝交吧!”

    似乎是想了很久,慕千雪突然满不在乎地说了这五个字。

    路晶晶一哽,差一点气出了三高:“靠!你可真狠呐!绝交这种话你居然眼都不带眨一下就说了,你,你你你还是人么?”

    扶了一下已经语无伦次的路晶晶,慕千雪笑得凄凉:“晶晶啊!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路晶晶唇一抖,半晌也只是说了一句:“好吧!我闭嘴。”

    什么是闺蜜?

    闺蜜就是你越是迁就她,她就越是得寸进尺,但是你们的关系依旧那么好。闺蜜就是当你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愿意不顾一切为你挺身而出的人。闺蜜就是最黑暗的时候,陪你一起等天亮的人。

    路晶晶从不认为自己对慕千雪有多好,可是,在这个防火防盗防闺蜜的时代,慕千雪却是她最不设防的一个人。慕千雪总说,自己不是她的闺蜜,是恩人。所以,她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无论她做了什么事,她总是会义无反顾地站到她的身后,那时候,她因为‘同桌的你’要死要活,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缩到桌子的底下,一坐就是三天。

    是慕千雪用电锯锯开了她的门,强行将她拖到了医院,她不吃饭,她就陪着她绝食,她不高兴,她就陪着她大哭,她要跳楼,慕千雪就抱着小雨和她一起站到了楼顶上。那时候,父母都拿她没有办法,只有慕千雪不肯放弃她,守着她,陪着她,将她从抑郁症的边缘拖了回来。

    她是差一点就死了的人,却因为慕千雪而获得了人生的第二次重生的机会。所以,对她来说,慕千雪也不是闺蜜,也是她的恩人。她们俩人之间,谁欠谁更多早都说不清楚了。可是,无论发生了什么,她知道,慕千雪都不会背弃自己,不会扔下自己。

    她是这么优质的一个闺蜜,能在她最脆弱的人时候当她的风向标,那么,当慕千雪的生命中遭遇了这些,她又怎么可能不站在她的身后,默默地支持?

    她说想静一静,所以,路晶晶就自动自发地闭嘴。

    骂她不过是为了她好,怕她以后后悔。可是,如果她真的想清楚了,就算宋天杨狂帅酷霸拽又如何?只要千雪说不要,特么她就敢去替她吐口水。

    路晶晶真的不再说话,慕千雪却浅笑着摇了摇头:“我是说,晚上我就不去参加宴会了,你自己去吧!”

    好了,她说静一静的意思不是让自己闭嘴,路晶晶便又开始炸毛了:“不去?为什么不去?你要不去那践人可就长脸了,更得意了。”

    “我已经决定了。”

    如果宋天杨想要看到的那一抹紫是桑妮,她又何必去讨他的嫌?她不是不争,只是,争不来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去争?人生不止是只有爱情才值得去努力,她,无谓再做纠缠。

    就这样吧!这样挺好的。

    她的言不由衷听得路晶晶心里都急出血来了,胡乱之中也只能胡乱地找了个借口:“可是,你不去我怎么去啊?你就算是行行好,陪我去行不行?”

    摇了摇头,慕千雪突然道:“晶晶啊!礼服我就不替你买了。反正现成的那件就放在你那里,晚上你就穿那件去吧!”

    一听这话,路晶晶彻底傻眼了,礼服都不要了,这是真的不打算去的意思了啊!

    “那怎么行,那可是三少送你的。”

    “不过是霍乔婷随便挑的,没所谓的不是吗?”

    该有多受伤才会看到她如此绝望的一面?路晶晶红了眼圈,一把揽过慕千雪,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你别这样好不好?千雪,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哪还有心情去见男神啊?不去了,我也不去了。”

    “你是你,我是我,别因为我影响了你,晶晶,杜宏宇不错的,你可要抓紧了,要不然,航空公司最不缺的可就是长腿空姐,一个不小心男神可就要飞了。”

    “我……………”

    是啊!她就是担心这一点才想去宴会啊!

    可是,慕千雪这个样子她怎么去啊?她要还只顾自己那还是人吗?算了,算了,男神哪有‘女神’重要?特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街都是,大不了………

    可两条腿的优质男神真的真的不好找啊!

    路晶晶肉疼着,可还是决定要陪在慕千雪的身边,可她是这样想的,慕千雪却不允许她因为自己而错失自己的幸福,所以,她又故意打起精神对路晶晶道:“我没事的,你就去吧!”说着,慕千雪的眼圈一红:“而且,你要是不去他们不是更猖狂?你得帮我盯着他啊!至少,不能让她们太出格了是不是?”

    原本是打定了主意不要去的,可听慕千雪这么一说,路晶晶也犹豫了。也是这个道理啊!慕千雪不去,自己要还不去,那个践人岂不是当晚就敢爬上三少的g,那可是闺蜜的老公,她怎么也得替她看好吧?

    “可是………你现在心情这样差,我还要去参加那个劳什子的宴会,这不显得我特没义气么?”

    慕千雪略显凄凉地一笑,又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你原本也没什么义气的啦!不多这一次。”

    “讨厌啊你,这时候还说这种话?”说着,路晶晶又一叹:“我去帮你盯人,那你呢?回家么?”

    摇了摇头,慕千雪道:“我想去一个特殊的地方。”

    她怎么能回家呢?一回家不是让他抓个正着?她不想去参加宴会,也不想去看他们秀亲密,她要静一静,去一个她一直想去,却一直没空去的地方。

    “哪里?”

    “波清画廊!”

    ---------------------

    波清画廊,创始于二十四年前,隶属夏氏集团旗下的波清文化公司。

    画廊以经营当代油画,尤其以华人画家为主。会定期举办展览,每年举办主题展,还会经常与欧美画廊交流联谊。拥有广大的人脉及知名度,是艺术界内很著名的一个画廊。

    初来京市的那一年,慕千雪就想来参观这间画廊了。可是,毕竟是最初的理想,决定放弃的时候心里也不是没有挣扎过,所以,她不敢来,怕一来就会后悔,后悔自己选择了政大而不是最喜欢的美院。

    毕业的那一年,她也想过来画廊参观的。

    可是找工作,做兼职,没日没夜的赚钱,没日没夜的看资料。就紧得就像是一张绷住了的弓,根本就没有时间让她松懈。再后来,拼命的学习,努力地干活,渐渐的也就忘了自己心中对画画的一个绮梦。

    她一度以为自己对画画的那颗心已经沉寂下来,直到,她遇到了叶爷爷,直到,她遇到生命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画家,夏波清。

    那一天,他邀请她来这里参观,她婉言拒绝了。

    可是今天,当她觉得自己无处可去的时候,她终于还是选择了这里。

    踏入那间画廊,她以为会如画廊名字一样,是小桥流水的清逸,是鸟语花香的娴静,是波光粼粼的清华婉约,可是,她错了。对她来说,那不是一间画廊,而是一座金碧辉煌一宫殿。

    她没有想到,波清画廊内里居然是这样的。欧式的大吊顶风格,高高的格子天窗,有金色的阳光洒落进来,落在中间那摆设不一的各类雕塑上。入眼之处,除了画,便是满眼的金黄。可那样金灿灿的一切,却并不显得庸俗,那种大气磅礴的色感,反让人心头生出一种高调的奢华。

    总之,与她想象中截然相反,却又莫名的觉得,画廊就应该是这样的。

    兴味盎然地油走在画廊之内,偶尔会撞见一两个同样安静地观赏着的游客,每个人的感兴趣的东西不一样,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痴迷。

    不知是不是世俗的市侩让她的心境蒙了一层灰,她看着那一张张画竟有种陌生的感觉,不如以前那样一点就透。可就算是看不懂画家们想表达的东西,可她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一路走下去,直到,她终于看到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画,大片大片的蓝色背景,唯有画里的雏菊点点白白,点缀着其间。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小就喜欢这种花,以前她学画画的时候,第一张作品,也是雏菊。

    而且,也是大片大片的蓝色背景,深蓝,浅蓝,淡淡的蓝,配上零星的小白花,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就是喜欢。所以,她喜欢这张画,以至于她看着便微微牵起了唇。

    “喜欢吗?”

    背后传来的声音醇朗,慕千雪一怔,微笑着转过身来:“夏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画廊。”夏波清耸耸肩,秀致的脸庞上漾着迷人的笑意,语气温和:“我在这里不应该吗?”

    意识到自己问题有些矛盾,慕千雪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我只是以为夏叔叔不在。”

    “你一进来我就知道了,怕打扰你所以才等到现在才出现。”

    慕千雪点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

    “我曾说过,欢迎你来参观,喜欢什么画我都送给你,可是,这一张不行,非卖品。”他确实不常在这里,一个月也就一两天会过来看看,缅怀一一下故人。可就是这么巧,能遇到他最期待在这里遇到的人,而且,还看到她站在自己最喜欢站的地方,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一幅画。

    那种感觉,没有人能够体会,夏波清静静地看着慕千雪,心里突然无限感慨。如果,她是他的女儿该多好,这样,他和倾城之间,便再不是只剩下这幅画了。

    “您别误会,我不是来要画的,我只是……………”她想了想,许久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说法来形容自己的处境:“只是想找个地方散散心。”

    “到我的画廊散心?”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他的地盘,散心的地方吗?好像还真是,至少他每次心情燥郁,烦闷时候,只要看到这幅画,就真的缓解了许多。

    慕千雪点点头,目光又落在那幅画上,一脸沉静道:“还有比画廊更能让人静下心来的地方吗?”

    “可我的画廊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安静的。”

    闻声,慕千雪一笑:“看来我运气不错。”

    “是我运气不错,你要是再晚来十分钟,我就走了。”

    很早就接到了凌云航空的贴子,为凌云的明星机长办的庆功宴,夏波清原本是不想去的,可想到慕千雪做为宋天杨的妻子应该会出席,所以他才决定赏这个脸。可他居然在临出发前,看到原本应该出现在宴会上的人,一个人神情寂寥地走进了他的画廊。

    “您有事的话就去忙吧!我自己看看就行了。”

    “没事,应酬那种事哪有和你在一起重要?”

    慕千雪脸上的笑意一僵,突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按理说,她这么理智的人,在明知道夏波清对自己有其它想法的时候,是不应该再来他的地方,与他有更多的交集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夏波清就讨厌不起来,她把这种不讨厌归咎为他是个画家,是自己最想成为的那种人的那个原因。可又好像不是,但,她真的不喜欢他用这样的口吻和自己说话,怪怪的,总让她觉得别扭。

    “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我……………”

    不等她说完,夏波清突然调转视线看向了那幅蓝色的雏菊,幽幽地问:“那么多画,值钱的不值钱的,你为什么喜欢这一幅?”

    顺着他的视线,慕千雪也重新将视线调转到了画的上面,看着那些白白小小的花,她小嘴一翘:“喜欢要理由吗?就是喜欢罢了。”

    “……………”

    喜欢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理由吗?也许是不需要的,因为,当初他一眼见到倾城,只是一个背影,只是那一阵风吹扬起的长发,他就喜欢上了她。喜欢是不用理由的,就是心里那突然涌起的一阵感觉,所以,她的解释他很认可。

    只是,他越来越发现她身上有很多和倾城相似的东西,这种感觉让他有些害怕。在他的心里倾城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让其它人取代倾城的地位,可是,慕千雪这个女孩子越来越吸引她了,很想多了解她,甚至想知道她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见他出了很久的神,慕千雪扭头叫他:“夏叔叔?”

    终于被唤回神智,夏波清眸光闪烁,突然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她知道有人喜欢她的画,一定很高兴。”

    “她?”

    “这幅画的作者。”

    慕千雪看了画一眼,又看了夏波清一眼,突然很冲动地说了一句:“其实,她画的不算好。”

    “喔?”

    “一看就是新手啊!笔风比我还要弱,不过,胜在有一种意境,所以,勉强及格。”说完,慕千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样的蠢事,连忙又半掩住檀口,紧张地解释:“对不起夏叔叔,我无意冒犯的,只是………实话实说。”

    她的直接并未让夏波清生气,反倒是唤醒了他心中对倾城更深的记忆。这幅画确实画的不算好,甚至只要是懂一点画的人就能看出笔法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看只为原作者洛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澜并收藏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