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首长最新章节!

    这个变故猝不及防,孟爽惊呼一声,“爸!”本能伸手去扶,被孟跃进倾斜的身体砸个正着,父女两个一起跌在地上,好在孟爽动作灵活,拼命抱住孟跃进让对方的上半身维持竖直靠在自己身上。.

    “爸!爸您怎么了!”孟爽急得眼圈都红了,抱着孟跃进也不敢用力摇晃,只在他耳边呼唤。

    孟爽的惊呼终于唤回了常梦琴的神智,她惊叫一声,“老孟,你怎么了!”人就扑过来。

    相反,最镇定的反而是孟项伟,老人站起身,冷静得喊:“快,先扶去沙发上。你们母女一人一边,先架他起来……对对,就这样,慢慢地……”

    孟项伟指挥常梦琴母女二人,将已经完全不能动弹的孟跃进往沙发上架。就在母女两个顺势要扶孟跃进躺下的时候,孟项伟猛然大喊,“等一等!不要扶他躺下。”

    常梦琴、孟爽一怔,本能地按孟项伟吩咐地停住动作。

    孟项伟神色凝重地走进,仔细端详了一下孟跃进的脸色。这一看,就忍不住心里一咯噔。原来孟跃进的脸呈现出一种极不自然的潮红色,眼睛严格来说不是紧闭的,而是半开半闭,留了一个小缝,最让人心惊的是,他的嘴角边残留着一条水渍,也不知道是口涎还是之前来不及咽下的茅台酒液。

    看到这里,孟项伟果断作出决定,大声吩咐:“你们就这样架着他,千万不要扶他躺下!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孟项伟边说边快步走去家中电话机,迅速拨通电话,“喂,市第一人民医院吗?我儿子突然昏倒了,请派救护车过来,地址是……”

    做完这一切,孟项伟用镇定的声音对常梦琴和孟爽说:“救护车十分钟内就到,不用担心,跃进会没事的。”

    这工夫,常梦琴已经冷静了下来,秀媚的面容上还残留一丝受惊后的苍白,但是眼泪已经止住了。

    “爸!您留在家里,我和小爽送跃进去医院。”常梦琴抹去眼角的泪痕。

    “不行,不跟着去医院我放心不下……”孟项伟不同意。

    孟爽这时候也从猝不及防的变故中恢复了冷静。她看向常梦琴,母女两个交换了下眼色,都一致认为孟项伟留在家里等消息比较稳妥。

    其实,这个顾虑是非常正确的。

    孟项伟虽然平时精神矍铄,老当益壮,但毕竟已经七十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个年纪的老人最怕打断作息规律,最怕**劳。这年代的医院,环境设备都跟后世不能比,病人被推进抢救室,家属就只能在外面走道的长椅的枯坐干等。可不像后世这样,可以有环境较好的休息室提供。一个家庭里,有一个人病了,天就已塌了,万一因为看护孟跃进再把孟项伟累出个血压高什么的,这可怎么办?到时候孟爽和常梦琴那才叫**无暇欲哭无泪啊。

    这是其一,还有另外一点也至关重要。在孟家有这么个传统,常梦琴虽然看起来强势,可实则家庭琐事,柴米油盐,人情交往这些归她管。孟爽自出任方夏陶瓷有限公司的技术部总监后,虽说得到一些历练,但毕竟才二十来岁也不顶事。

    家里遇到真正的大事,还是孟项伟说了算,老人**劳一辈子,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万一孟跃进的病情有变,还需要他来拿大主意。

    出于这两方面考量,最稳妥的办法孟项伟肯定不能跟着去。起初老人不同意,幸亏孟爽机灵,简短把这两个理由一说。孟项伟通情达理,他低头沉思片刻,就答应了:“好。我就留在家里等信。你们好好照顾跃进。不用担心我!”

    很快一阵救护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孟爽跑去开门,迎进来一群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医生,您看看,我家老孟这是怎么了?”常梦琴就觉得来了救星,忙不迭求助。

    医护人员飞快走近完全不能动弹的孟跃进。病人这时候还保持这半坐半靠,被常梦琴强行扶持住的姿势。

    年轻的医生查看了下孟跃进的脸色,又伸手按了按他的脉搏。随即站起身,问:“病人什么时候发病的,发病后你们怎么处理的?期间有没有扶病人躺下过?”

    “哦!我爸正吃饭呢,忽然就歪倒了。”孟爽口齿伶俐,“之后我爷爷坚持不让爸爸躺下,让他保持上半身直立的坐着,等救护车来。”

    年轻的医生飞快转头看了一眼孟项伟,目光中露出一丝赞赏。可就是这一眼,孟项伟就觉得心里一凉,之前就笼罩在心中的担忧更明显了。

    “医生,我家老孟这到底是怎么了?”常梦琴忍了半天,没有打断医生询问病情,这时候好不容易插进一句。

    “现在还没入院检查,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好说。不过……”年轻的医生停顿了一下,“你们家属的紧急处理方式是非常正确的,放心吧!”

    说完他指挥几名随同来的医护人员飞快将孟跃进搬上轮椅,送进救护车内。

    常梦琴和孟爽快步跟上。孟项伟站在院门口,一直到救护车鸣笛呼啸着驰向远方,这才叹了口气。希望一切只是他多虑了。

    救护车一路呼啸,十几分钟就抵达医院。由于之前跟院方取得了联系,孟跃进被送到的时候,抢救室已经安排好了,抢救人员医疗设备一切就位。孟跃进被推进抢救室。常梦琴母女被小护士拦在外面。

    “你们不要急,医生会尽力抢救的。”小护士安慰说,目光自母女二人脸上一瞄,随即问,“你们谁先跟我去办理下住院手续,交个费。”

    “我去!”孟爽抢着说,“护士同志,请稍等,我这就跟你去办手续。”

    孟爽打完招呼,扶着常梦琴走去供病人家属休息的长椅区,选了个位置安置她坐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