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首长最新章节!

    一声呻吟,包飞扬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到头痛欲裂。他张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粉白的屋顶,然后就是淡青色的墙壁,以及一扇挂着天蓝色窗帘的玻璃窗。紧接着鼻端就传来一股特别的味道,包飞扬嗅了一嗅,很快就判断出,这是医院特有的来苏水味。

    一阵冰凉从额头上传来,让包飞扬头疼减轻了不少。他这时才发觉,自己额头上放置一个冰袋,那阵阵凉意,正一丝丝地将疼痛眩晕的感觉从他脑袋中祛除出去。

    包飞扬手捂着冰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短裤。除了额头上这个冰袋外,另外还有四个冰袋,其中两个放在他的腹股沟;另外两块散落在病床上,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放在他的腋窝附近。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那辆渣土车没有撞死自己,自己被人送到了医院?

    可是被车撞了,怎么会用冰袋来治疗?再说他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哪里像是被车撞过?他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被那种重型渣土车撞飞出十几米连块皮都没有蹭破呢?

    一个中年护士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醒了?”她对包飞扬说道:“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吗?来,量一下体温。”伸手递给包飞扬一个体温计。

    “啊,他醒了?”听到病房里的动静,门外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叫。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一阵风似的从门外冲到包飞扬的床头。随即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脸转过身去:“你……你……穿上裤子!”

    “病人的体温还没有完全降下来,这时候最好不要穿裤子。我拿条床单给他吧。”中年护士对这个一直守护在病房外的女孩子很有好感,拿了一条床单,为包飞扬盖住了下半身。

    “飞扬,你总算醒了。刚才可把我急死了!”女子这才转过身来,羞红的俏脸上写满欢喜和关切,“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包飞扬凝神望着眼前的女子。两道弯弯柳叶眉,一双的大眼睛如湖水一般透明清澈,长长的睫毛弯弯地往上翘着,随着两只大眼睛的忽闪扑朔迷离地跳动着,仿佛会说话一般。端庄秀美的鼻子下面,那色泽红润的小嘴如同两瓣玫瑰花一般,再加上两腮上那两只时隐时现的酒窝,真是迷人诱人之极。

    孟爽!

    这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中天工业大学的校花孟爽吗?

    当初在读大学的时候,孟爽几乎是中天工大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追求者排起来几乎能够组成一个加强团。可是孟爽对所有追求者都看不上眼,只对包飞扬有感觉。包飞扬虽然也对孟爽有感觉,可是碍于和担任中天土木工程系主任的老爸定下的上大学期间不能谈恋爱的约法三章,一直把对孟爽的爱意埋在心里,准备等毕业时再向孟爽表白。可是随着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伯父入狱,父亲和母亲先后病死。包飞扬的内心被仇恨占满,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为父母和伯父伸冤报仇,关上了那扇通往爱情道路的大门。

    孟爽毕业后屡次表白被拒,在苦等了十一年之后,终于在二零零二年她三十二岁选择赴美留学。在那之后,包飞扬就再也没有见过孟爽。

    她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包飞扬记得自己八年前最后一次见到孟爽的时候,她的外表虽然经过了精心修饰,但是包飞扬仍然能够看出那掩盖不住的憔悴。怎么八年过去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孟爽竟然恢复到大学时代清纯靓丽的学生妹模样?

    “孟爽,你怎么在这里?”包飞扬下意识喊了出来。

    “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儿?”听到包飞扬亲切的称呼,孟爽宜喜宜嗔,含笑埋怨道,“你也真是的。一个实习生,怎么比生产线的工人还拼命?这大热天往窑炉前面凑什么凑?把自己弄得中了暑,这下可开心了吧?”

    实习、窑炉、中暑、生产线……

    包飞扬一下子想了起来。当初读大学时,在大四下半学期实习时,他曾和孟爽一起被学校安排到了中天市新优美陶瓷有限公司实习。新优美陶瓷公司新上了一条从意大利引进的当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的瓷砖生产线。作为硅酸盐专业的的学生,包飞扬还是第一次直接接触国际水平的瓷砖生产线,在室外气温已经高达三十多度的情况下,包飞扬不顾灼热的高温,站在自动窑炉前面几个小时观察生产线运行情况,直到中暑晕倒……

    包飞扬记得,那是一九九二年五月份的事情。难道说那辆渣土车没有把他撞死,而是把他送回到了一九九二年?

    想到这里,包飞扬心脏不由得一阵紧缩。

    “孟爽,现在是什么时候?”包飞扬一把抓住孟爽的手。

    感受到包飞扬大手传来的力度和温暖,孟爽内心中泛起一股奇异而又甜蜜的感觉。她双颊一红,低头看了一下手表,说道:“中午十二点半。”

    “我不是问你时间,我是问你曰期!”见孟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包飞扬急得喊叫起来,“现在是几几年几月几曰?”

    “几月几曰?五月十一曰啊!一九九二年。”孟爽小心翼翼地望着包飞扬,心中很是担心。

    “护士大姐,”她把中年护士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他中暑中的连现在几月几曰都不知道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一般不会。”中年护士经验很丰富,她说道:“一般中暑病人刚醒来后都会有短时间的思维混乱,休息一下就好,不用担心。”

    “哦。”听到中年护士这么说,孟爽用小手拍了拍胸口,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那颗悬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放到肚子里去。

    五月十一曰?

    包飞扬呆了半天,冲孟爽喊道:“真的是五月十一曰?”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