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道之扉最新章节!

    钵中有浅浅的水,给人虚幻不真实的感觉,时而透明得像不存在,时而幽黑的像要溶尽时空,钵中还弥漫出丝丝水气飘向井里,原来水应更多,千年时光弥散得只有这一点了。正想着天一神水有什么用值多少灵晶时,识海如浪翻腾天目又现影,天一真水被摄进天目珠,珠影表面流光闪动,符纹闪烁,渐渐在天目珠上形成一片水域,我也来到水的世界,天地之间都是水,一股本源气息,同时冥冥中听到一声苍茫的叹息:水!信息如潮冲入识海:五行水本源启动,天目功能开启,身体中血脉被本源水元力改造得更精纯闪着宝光,塑血脉接近大成。一会儿我明白了天目的开启和进化要吸收五行本源之力,当初的闪电只是残存的一丝五行本源相生相克演化的,如演化一个世界。

    我掩埋了涌涛上人的骸骨,收了桌上物品,想着怎么出去,试了几次原路返回,但阻隔潭水的光幕好象是单向的,我现在还无法剖开。看着井眼我知道了为什么涌涛湖的妖兽为什么级别这么高,一丝水本源就让湖里的妖兽受用非浅,看来井眼通湖底,只能从这里出去了,外面肯定有高级湖妖,但我不能再等了,孩子还在家呢,不知这两天会出什么大乱子。

    跳入井眼,天目的水本源让我在水中没有感到不适,潜过狭窄漫长的水道,前面出现激流,我一喜知道到了湖底,正要上浮,一团巨大的阴影出现在眼前,激流变成吸流,我被堵在井口了。看不清妖兽的面目和级别,不管不顾抽出菜刀顺着吸力挥出了出去,丹田灵力全灌注在刀身,湖水像分成了两层,水中火星闪烁分外妖异,轰地一声我被反弹回水道出口,我全力冲回井中,后面传来咚、咚的撞击声,井流激荡。我像落水狗样爬出井口,仰面摊倒在地,出不去了!

    接下来几天我像热锅上的蚂蚁乱转,看看还有没其它出口,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无语坐在井口,觉得涌涛上人当初是不是有点**,自设牢房。不对!也许当初井下水道没有高级妖兽,千年时光变迁再加上天一神水气息的扩散才造成现在的样子。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则处之,只有赶快修练才是王道,功力上去了打出去就是了。

    我又进入了狂修模式,抢来的灵晶不心疼,身旁堆出了一层吸光灵力的晶灰,丹田灵力被急剧压缩开始液化,底面已成一湾灵液湖,上面云蒸雾绕,筋骨剃透,皮肉紧密得象是鳞片,毛孔通透得如吸灵黑洞,识海中天目不再隐去,悬在上面如世界初开的第一颗星,水域部分波光淋漓,最神奇的是神识一动就会进入水的世界,在其中修练《涌涛》事半功倍,一个月后达到三重涛境。《奇身诀》的身、神同修相生相长果然神奇,如果是一般塑身早就达到大圆满了,而我感受到还不是极限。想到以后可能用得着,《千幻》也不时修练。

    只是静修不是正道,只有在实战中生死一线才能突破,我又悄悄潜到水道口,想看看到底是被什么妖怪堵住了,但只看到模糊的一个无比巨大的壳靠在水道口,我在里面累死累活,你在这睡大觉这怎么行!

    我功力全开,涌涛攻击,灵力挟着湖水连环三波打在壳上,妖怪翻滚着被击出百丈,但瞬间如同好梦被打搅的怒吼传来,湖水被声波激得如铡刀般一片片切来,一只长长的头颈顶着如灯笼般的两支眼睛伸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只乌龟王八蛋啊!

    退回洞府心情很郁闷,真是人倒霉被龟欺。你要堵死我,我就让你不得安宁。接下来我就和他耗上了,时不时潜入水道口,趁其熟睡时来一记涌涛或钉拳,打完就跑,搞得它爆怒如雷又无可奈何,半年后灵力大增,涌涛达到五重,钉拳打在龟壳上灵力透壳而入,疼得**直哆嗦还直喷血,我是越打起起劲,乌龟是越来越没脾气萎靡不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都这样了,它就是不走,似乎在留恋或守护着什么。

    这天我又精神抖擞地潜到水道口,没想到乌龟伸着脑袋直勾勾地看着我居然没睡,真是王八看绿豆有点对眼,今天没戏了我转身想回去,神识中传来一道孩童般的声音:“大哥,我们谈谈。”我一愣然后大怒:“谁是你大哥?!”我要是你大哥不就是只大乌龟吗?这王八蛋居然还会拐弯骂人,可恶之极!“我们别再打了,在你身上感受到很浓的天一真水的气息,也许我们是一家人”,我一听那个气哦,故意装的吧,“你什么意思,没事找抽吗?”我抽出菜刀挥了挥,乌龟一缩脖子又神识传音过来。慢慢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只乌龟是当初涌涛上人和天一真水一起带回的龟蛋孵化的,有玄武血脉,涌涛上人坐化后没人管,从井口溜到湖里撒欢,随着岁月身子长得太大回不去了,只能守在家门口,虽说过了千年,在它那一脉中仍属孩童。“大哥”,“不准叫我大哥”我赶紧打断,“那叫什么?”,我想想道:“叫主人或先生”,虽然孩童般心智但直觉还是决定叫我先生好。“先生,我想到天一真水里面去”,“那怎么可能,天一真水已被我收了”,“可以的,我本就是天一真水孵化的,你神念一动我就能进出”,我心一动想试试,但小心点,那家伙要是在我识海里折腾我不就完蛋了,“除非你交出一缕神魂才行,不然你在里面乱来我可制不服你”,它一想也是,没有多少犹豫,就吐出一缕神魂,小孩子就是好骗,把它的神魂禁固在识海里,发现和它多了一丝心神联系,它的生死都在我一念之间,我神念一动,乌龟出现在天目水域,兴奋不已。得给它起过名字,以后不能乌龟王八的叫了,想到那象棒锤的二杆子性格,对它说:“给你起个名字,你以后就叫玄大锤”。它一听嗷嗷直叫:我有名字哪!我有名字哪!满世界撒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