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吞海最新章节!

    魏来很确定他从未见过眼前这只火雀,但某种莫名的熟悉感却让他在一瞬间,唤出赤蟒二字……

    他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这只火雀就应该叫做赤蟒。

    而随着赤蟒二字被他从嘴里吐出,那红衣女子的眉头一挑,看向魏来的目光顿时有些古怪。而更古怪的是,那只素来不与任何人亲近的鸟雀在转头看了魏来一眼后,忽然发出一阵欢快的嘤嘤叫唤,然后竟然振翅飞遁到了魏来肩头,用它的脑袋轻轻磨蹭着魏来的颈项,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周身燃烧着的烈焰伤到魏来,那只火雀还收敛了自己周身火焰,露出了其下艳丽的羽毛。

    “赤蟒……”女子显然也为这番情形而感到惊讶,她盯着魏来看了许久,平静的脸上第一次有了些许变化。但还不待她将嘴里的诧异之语宣诸于口,房门却再次被推开。

    “来来来,里面做。”而初七热络的声音也随即响起,只见满头大汗的初七提着扫帚将一位老人迎入府中,而老人的到来也确实让府中的众人起了些许骚动。

    “晚辈见过江州牧,来时家师还曾托我拜见州牧。”最先起身是那位红衣女子,她极为恭敬的朝着老人拱手一拜,嘴里如是言道。

    而周围的众人也都纷纷起身,向着这位宁州的州牧大人行礼,就连魏来也起身唤了一声“外公”。

    “客气了,大家今日都是阿七的客人,没有尊卑之分,都坐下吧。”老人笑着言道,而后又看向那位红衣女子,笑眯眯的从手里递出一眼包裹在彩纸下的事物:“这是新婚贺礼,姑娘收下吧。”

    女子一愣,似乎不解。

    “在咱们北境,成亲是一件大事,亲朋好友前来拜贺,带上一份礼品既是心意,也是祝福,姑娘就请收下吧。”江浣水似乎看出了女子的疑惑,便极有耐心的为其解释道。

    女子听到这里方才恍然,这才点了点头:“那我就先代他收下吧。”

    魏来等人依然摸不清事情的就里,神色古怪的盯着众人。江浣水却好似没有感受到众人古怪的目光一般,在说完这话后,便径直走到了木桌旁随着众人一道坐了下来,但他毕竟是宁州的州牧,声名在外,哪怕是徐余年这样的大少爷与之同坐也不免觉得有些坐立不安。

    “再等一个家伙,人就来齐了。”初七这时也料理好了屋外的积雪,他一边拍打着自己那件蓝色绒衫上的灰尘与雪渍,一边走向众人笑呵呵的言道。

    整个屋中,大抵也只有此刻满脸笑容的初七,看上去有那么些许喜庆的味道,但他越是如此,这场突兀的成亲便越是处处都显得诡异。

    那红衣女子却并未感受到诸人的异样,她抬眸看向初七,带着些许催促意味的问道:“还有谁没来?”

    “媒人。”初七笑道。

    “什么媒人?”女子不解。

    “当年给你我做媒的媒人啊。”初七再言道。

    女子却依然不解,正还要发问。

    轰隆!

    一声巨响忽的在天际炸开,一道巨大的紫电亮起,贯穿整个天际,恍若要将穹顶割裂一分为二一般。

    接着猛地一阵电闪雷鸣,狂风乍起,方才被合上的房门被狂风吹开,风雪夹杂着忽然倾落暴雨被狂风席卷着从大开的房门中涌入。

    措不及防的众人被那雨雪冲刷了一脸,桌上堆满的酒水也在那风雪之下摇摇晃晃,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