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最新章节!

明了也好。

    温若晴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眸子一直望着夜博文,观察着他的反应。

    夜博文听到她的话,快速的猛然的抬起头望向他,那一刻,他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的惊愕。

    温若晴看到他的手在发抖,看到他的身子在发抖,看到他那双残废了的腿也在发着抖。

    不受控制的发抖。

    温若晴还看到,他那难以置信的惊愕之下,还有着一种怪异的害怕。

    害怕,他在害怕什么?

    是因为母亲的死真的跟他有关吗?

    但是温若晴又觉的不太像。

    “你是温若晴?”片刻后,夜博文突然开口,那声音中满满的都是颤抖,他这话说的肯定,但是他又似乎有着一种不太想要承认的紧张。

    他的反应很复杂,复杂到连温若晴一时间都看不懂。

    “是,我是温若晴。”温若晴回答,声音依旧平淡,不带半点异样,与夜博文的反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温若晴此刻的心中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般的平静,夜博文的反应让她觉的事情可能比她想的更要复杂。

    “不,不可能?你明明……”夜博文一双眸子直直的望着温若晴的脸,摇着头,但是他的话语又突然的停住了,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惊呼道:“以前,你的脸上是伪装的?”

    这话带着疑问,却也基本是确定的。

    温若晴没有回答,因为她觉的这个问题她没有回答的必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夜博文一时间情绪变的十分的激动,他一个人喃喃自语着,似乎不愿意相信,或者不能接受。

    温若晴的眸子轻轻的闪了闪,突然开口问道:“我母亲去世之前你见过我的母亲。”

    温若晴这话不是问话,而是完全的肯定的语气,因为那天,她在村头遇到过他。

    夜博文听到她的话,再次的快速的抬头,望向她,脸上那份错愕更是明显:“你知道了什么?”

    此刻,他的声音中是隐隐的带了轻颤的。

    不过,他问这话时,有着惊愕,但是却并没有了害怕,只是有些紧张,那种紧张并非做贼心虚的紧张,倒似有些什么期待一般。

    温若晴微愣,看夜博文此刻的反应,母亲的死应该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

    但是,他这句‘你知道了什么’又是什么意思?

    温若晴突然觉的这件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夜先生觉的我该知道什么?”温若晴望着他,神色淡然,让人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夜博文的眉头微微蹙起,一时间看不出她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

    “你跟司沉是怎么回事?”夜博文没有再说当年的事情,而是突然转换了话题,他说这话时明显的用力呼了一口气。

    温若晴眉角微挑,这是什么意思?

    她觉的他今天来找她应该不是因为夜司沉,但是他现在为何要这么问?

    她觉的此刻他这话问的很突然,而且很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