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掌珠最新章节!

    连二爷正在廊下抱着个铲子寻思着种花,左看右看,没瞧见合心意的花盆,一张脸绷得紧紧的,像是在同自己生闷气,听见云甄夫人喊他,也只是扭头瞥了她一眼,神色郁郁地叫了一声“阿姐”,就不再言语。

    云甄夫人不由问道:“怎么了这是?嫌花盆不好?不好让人再去挑几个来就是了。”

    口气是一贯的宠溺。

    连二爷脸上却仍然不见欢颜,意兴阑珊地将手里的铲子往地上随便一丢,闷闷不乐地道:“晌午开始我这心里就不大痛快。”

    云甄夫人闻言有些担忧起来:“可是身上哪里不舒坦?你怎么也不早些说,该让人去请个大夫来仔细看看的。”

    “没有不舒坦!”连二爷是怕吃苦药怕极了的,听见“大夫”两字,立马将头摇成了拨浪鼓,“我没有生病!我就是……就是……”

    他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下去。

    云甄夫人眉间蹙起了一个浅浅的川字,口气严肃了些:“我还能不知道你,定是怕见了大夫要吃药,所以抵死不肯说哪难受罢了。”她轻轻咳嗽了两声,旋即道:“老实呆着,我这便让人去请大夫来。”

    连二爷见她要动真格,连忙拽住了她的衣袖,有些难为情地道:“我就是见什么都不高兴而已。”

    “睡午觉,盖着毯子热,不盖又冷,阿姐你说烦人不烦人?我半天没睡着,就想盖着毯子再让人在旁边打扇子,肯定不冷不热刚刚好,可扇子声又吵着我了,忒讨厌,忒烦人,忒不痛快!”他拉着长姐的袖子左右摇晃着,像个孩子似地同她说着闹心的事。

    一口气说完后,他小心翼翼地觑着她的神色。

    这下子,应当不会继续让请大夫了吧?

    他大睁着双眼,白面无须的脸上写满了殷殷期盼四个字。

    云甄夫人便盯着他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看了看,不由失笑道:“真是拿你没法子,罢了,不请大夫来看了,成不成?”

    连二爷一下子撒了手,当着她的面就长长松了一口气。

    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但其实他的话并未说完,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儿个究竟为什么这般心烦意乱。只是莫名其妙的,见什么都烦,午睡烦,起床烦,见朱氏和丫鬟说话烦,见儿子睡得烂熟烦,抱着铲子独自出来想栽花也烦,真是万事不顺,样样讨厌。

    他暗自思忖着,过了须臾才想起来问云甄夫人:“阿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云甄夫人环顾四周,先不答话,反让他随她进去坐着再谈。

    可连二爷想到要进屋子也觉得烦,只想留在外头吹风,便道:“就在这里说嘛。”

    “还是进去坐着说吧。”云甄夫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请求,转头又使人去请了朱氏过来。

    等到三个人在屋子里聚齐了,她才道:“我今日来,是为了阿九的婚事。”

    连二爷盘腿坐在炕上,屁股下似是有针,自打落座就没有安生过,一直动来动去,这听着云甄夫人说话的耳朵也像是堵了,漫不经心的根本没有听清楚:“什么?什么事?”

    云甄夫人便又一字一句地复述了一遍方才的话。

    “什么!”连二爷猛地侧过头,瞪大了眼睛。

    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的。

    阿九的婚事!

    阿九要嫁人了!

    难怪他打从晌午开始就心神不宁,坐立难安,原来是因为有人在觊觎他的宝贝闺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