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快穿之灭了她的光环最新章节!

    云月开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

    没一个人愿意搭话,时渺似乎也丝毫不觉得尴尬,她的目光在那三人面前扫视着,蹙眉道:“你们……你们不理我,你们还是不信我,对吗?”

    “季司令,云教授,姐……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以为那玉和我有关,但是我想,一个人的清白若是被身边亲近的人怀疑,那这个人也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去自证了……”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子,一脸倔强和伤心的样子。

    “……我想,唯一死罢。”又扫视了他们几眼,时渺笑得有些苍白有些让人心疼,“我除了自己的亲人,真的没有什么可在乎的事。贪?妒?怨?我都没有,我连我自己这副皮囊都不是很在意。人活着才会有有诸多想法,若我连死都不惧,是不是足可证明自身的清白了?”

    季暖对于她的各种小表情并不感冒,她微微一笑,十分温柔道:“你说的有理。要不然你就死死看?你更希望用刀还是用绳子,又或者我们给你浪费一颗子弹?姐姐能帮你的不多,但帮你找一种满意的死法还是能做到的。”

    时渺气得牙根疼。

    这尼玛的都什么人?!

    行,真行。时黛么,她算是记住了……果然是来跟她做对的。

    不过人家这么说她虽然不爱听,但怎么着也不吃亏不是?毕竟她本身就没打算放时黛一条命,她也没指望时黛听了她那些话之后心软亦或是如何。

    她指望的另有其人。

    果然。

    下一刻云月开便冷了脸色,不悦开口:“时黛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你这是想让渺儿去死吗?!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就迫不及待地露出这样的嘴脸是不是也太难看了点?呵……你今天算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

    这一番连指责带讽刺的,完全没有对季暖造成任何影响。

    她挑眉,说话间尽是漠然和云淡风轻,“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去死……我这个想法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我想让她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她自己提出来了我正好顺水推舟,不可以吗?你很意外?”眨巴眨巴眼睛,季暖微微勾唇,“既然你觉得到了现在这个份儿上事情还没有弄清楚,那好啊,有什么不清楚的你说出来,小爷我帮你捋捋,怎样?”

    被这些话轮番怼着,云月开实在是不舒服。

    确切的说,自从时黛失踪后回来,面对她的时候他就根本没舒服过!

    或者是被气,或者是憋的,又或者是一种抓心挠肝却又无可奈何的难耐之感……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清这个女人,也月来越看不清他自己。

    ……比如现在,其实分明是他在指责她的心狠,不喜她话中的咄咄逼人和侵略之意,可是他的脑中却不由自主地一直在回放她所有肆意轻狂的模样,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