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陈杰提到大金牙,梁健忽然想到了曾经某本小说中写到的那个大金牙,猥琐的奸商形象顿时跃然于脑海之中。这一想,他倒是对这个娄山煤矿的老板,多了几分好奇。娄山的事情闹了这么久,每次都是沸沸扬扬,甚至上一次都上高速抬走了一辆省里的车,这么多天了也没见省里有什么动作,娄山煤矿依然是不声不响地在运作赚钱,看来这大金牙不可低估呀!

    正想着,陈杰问:“既然已经定下来了,我要不要先跟其他人通知一声?”

    梁健摆摆手,说:“他们心里都清楚着,这些数据又不是什么机要文件,这会儿估计娄山煤矿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了。”

    “也是。”陈杰点头,说完忽地惊起:“那个大金牙会不会直接找省里啊?”

    “应该不会。”梁健说道。

    陈杰不解:“为什么?”

    梁健看了他一眼,没解释,而是说道:“就算找了也没事,对了,定了娄山煤矿的事情,你先不要透露出去。”

    陈杰脸上闪过些不解,既然这事情已经是明摆着了,那透露不透露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只是他没问。

    陈杰出去后,梁健想了想,给娄江源打电话。

    娄江源接到电话,有些惊讶,问:“梁书记,有什么事吗?”

    梁健开口:“刚才会上定的三天时间,我想了想,觉得不太合适。”

    娄江源愣了愣,问:“那你觉得几天比较合适?”

    梁健想了下问他:“这次方案细节最快什么时候能够确定下来?”

    最快两个字,一下子就让娄江源明白了。他仔细斟酌过后,回答梁健:“最快的话,明天早上就能出来。”

    “好,那就明天早上,你那边负责给娄山煤矿下通知,让他们根据方案缴纳罚款。另外,我想安排一次调研,你有没有时间,到时候陪我走一趟。”梁健说完,娄江源那边就惊了一下,只是他张嘴想问为什么这么急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就飘过了娄山煤矿老板那张脸,娄山煤矿的胡老板,他是见过的。一张胖得连眼睛都快找不到的脸上,永远是笑容满面,露着他那颗光芒熠熠的大金牙,脖子上一条粗得吓死人的大金链子,完全一个暴发户的模样。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据说省里不少领导都跟他关系很铁,称兄道弟。然后,娄江源想到了娄山那边的老百姓的脸,那些个瘦削的脸,一张张的,都是褶皱。那些褶子里,似乎永远都是洗不干净的煤垢,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黑乎乎的,家里面,风一刮就像是被小型“沙尘暴”席卷了一般,到处都是灰尘。

    一瞬间的事情,娄江源脑子里闪过了很多。到了嘴边的话,他换了:“大概什么时候,地点定了吗?”

    “就三大煤矿吧,时间嘛,就定在三天后吧。”梁健说道。

    娄江源沉吟了一下,回答:“好的。没问题。”

    “行。那方案的事情,就辛苦你了。”梁健说完,忽然又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嘱咐了一句:“改时间的事情,先不用告诉其他人。”

    “好。”娄江源应下。

    挂了电话后,梁健靠在椅子里,手搭在桌面上,手指下意识地在那弹起了“贝多芬交响乐”,哒哒哒地声音,轻轻地回荡在房间里。

    他在回想,刚才陈杰的那句话:大金牙会不会找省里。

    虽然可以肯定,大金牙不太可能会去找省里。但,难免夜长梦多。娄山煤矿背景之深,都被开了刀,另外那些企业难保不会有兔死狐悲的危机感,这样的情绪多了,必然会影响到省里。到时候,省里插手干涉,这个方案胎死腹中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想来想去,梁健还是决定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想完这个,梁健又回想起了会议上的场面。

    十一个常委里面,对梁健来说,威胁最大的,目前来看,毋庸置疑就是余有为了。五十多岁的余有为,再往上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人畜无害了。相反,作为一个老太和,他在这里的关系盘根错节,让人不容小觑。而且,很明显,他的野心跟他的年龄是成反比的。

    而余有为之下,黄建斌也是个不定性因素。他和余有为未必是一条战线上的,但这次方案的事情,再综合黄建斌目前这尴尬的形势,显然两个人很容易就会一拍即合。

    这两个之外,其余的人,在今天这方案的事情上,倒是还好。除了一个人。

    梁健脑子里浮现了那张四十多岁却依然精致的脸,他还记得她表完态后,看向余有为的那一眼。那一眼的味道,有些意味深长,梁健一时也分辨不清。但,可以肯定,这朱琪和余有为之间的关系,恐怕不仅仅只是同事那么简单。两人之间,肯定是有些故事的。至于是什么故事,就有待梁健去慢慢挖掘了。

    快下班的时候,陈杰将早上的会议纪要送了进来。梁健看也没看,就放在了一边。陈杰看了他一眼,试探着问:“您不看一下吗?”

    梁健回答:“明天再看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准备下班吧。”

    陈杰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梁健,犹豫了一下问:“您待会下班有活动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