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说来,梁健的运气也不太好。第二天一早梁健上班,不巧又遇见了上次那个泼辣不讲理的妇人。他们两辆车并排的停着等红灯。是那妇人先认出了梁健的车,转头就从车内拿出了一样东西,啪地一声砸在了梁健的车窗上。

    梁健正坐在副驾上跟小五在说话,忽听得耳边啪地一声,转头一看,车窗上糊满了白色的黏状物,恶心至极。透过这些,看到一张女人的脸,正在另一边呲牙咧嘴,得意的笑。梁健还没想起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红灯转为了绿灯,女人朝他啐了一口,就轰地一声,车子冲了出去。

    “又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忽然,小五恨恨地骂了一句。他话很少,脏话更是从来没听他说过。这是头一回。梁健惊讶的同时,也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

    小五问梁健:“要不要追上去找她说理?“

    梁健摇了摇头,说:“算了。跟个女人没什么好说理的。“梁健转头看了一眼那一团恶心的白色你黏状物,心里顿觉一阵晦气。他对小五说:”回头你去把车洗一下。“

    小五嗯了一声。两人不再说话。

    梁健很快就将此事忘到了脑后,因为李端终于有了消息。李端说,杨永成的妻子已经决定将她和她子女名下的所有股份全部转让给永成钢业的第三大股东——谷业。谷业是个已经六十四岁的老头了。他儿子早就去世,但他还有个孙子。孙子就是杨永成的秘书谷清源。目前,杨永成的妻子还没有签股权转让书,但也已经说定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两天了。一旦协议达成,那么永成钢业的最大股东就成了谷业了,他将拥有56%的股份。毫无疑问,在股东大会上拥有绝对话语权。而他还有一个孙子,谷清源也在永成钢业……

    梁健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或许永成钢业并不需要别人来救。如果谷业和谷清源这爷孙俩能够接手永成钢业的事务,那梁健倒也是可以省一番心了。虽然这两年钢业在开始走下坡路了,但如果被其他企业并购,无论是阿强重工还是江中正方,这未知数都太大了。能不冒这个险,梁健还是希望可以不冒这个险。

    眼见这件事情终于又多了一个选择,梁健心里松了松,问起了李端另外一些事情。

    “葬礼怎么样?”

    李端说,杨永成的夫人打算带着女儿跟儿子出国去定居,这杨永成的骨灰自然也会跟着他们一起去,所以就没有办葬礼。只是开了个追悼会。

    又询问了几句杨永成家人目前的状况,听李端说,情绪都还算平定后,心里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李端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永州。他回来的第三天,郎朋就将江中正方的资料放到了梁健的桌上。梁健看着厚厚的一沓资料,有些愣。他抬头看郎朋,不解地问:“怎么会这么多?我没记错的话,江中正方这个公司成立时间并不是很久。“

    郎朋回答:“江中正方这个公司不过是个名头而已,真正的面目应该是它背后的两个大企业。“

    梁健听到这里,又是一愣,打断郎朋,问:“不是四个吗?怎么会是两个?“

    “有两个就是来捧个场的。我查过,江中正方当初注册的时候,注册资金是五千万。这五千万中,绿色地产和启能置业两家房地产商分别拿出了一千万。但是这两千万,在公司注册完成后不久,就抽了回去。只有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这两家企业的各一千五百万留了下来,后来还分别各自注入了一千万到这个江中正方当中。“郎朋如数家珍一般,将一个个数据报了出来。

    看来,这个调查他是用了心。只是他这么用心,估计动静不小。恐怕江中正方那边或许已经有所察觉了。但这种事情,也没必要躲躲藏藏的,毕竟他想要并购永成钢业,作为政府,为了放心,做一下调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所以,梁健倒也不担心江中正方那边不开心,只是郎朋刚才说的事情,让梁健起了些兴趣。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这两家企业都是大企业,在全国都排的上名次,他们的总公司都在宁州,但分公司遍布了全国不少城市。这样的大企业,如果是正常投资,五千万并不多。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先借绿色地产和启能置业这两家公司的手来合资成立江中正方呢?这是个疑点,但并不是重点。商界中,这种事情虽然很少发生,但也有。

    梁健没有多关注,听着郎朋继续往下说:“这江中正方不是众筹公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