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省妇联的办公地点,也在省政府内。但和省长和省委都不是一栋楼。而是在后面的一栋略旧的小楼里。小楼共六层,躲在前面大楼的阴影里,常年没什么太阳,楼里比较阴冷。这才12月初,楼里已经有不少办公室,都打起了空调。

    旧楼里,并不是只有妇联一个部门,还有好几个,都是属于边缘部门。梁健一进旧楼,就听到了一些女人的说笑声。梁健一路看过去,多数办公室都是女人为多,一些在用电脑,一些则是在三五个人聚在一起在说笑。

    这景象,和前面不同。前面办公的人,大多很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等着。而这旧楼里,呈现出来的,却是比较轻闲的一面。

    梁健想,这除了部门职能的关系之外,还有岗位上的人的关系吧。

    妇联的办公室,大多都在四楼。梁健的办公室在五楼。但在去办公室之前,他得先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个会议据说是妇联为了他这个新来的“男”主席而特地开的。会议室也在四楼,楼梯上来,转个弯,走到最后就是。

    梁健才转过弯,就撞见了一个人。这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转角处,要不是梁健看到的快,梁健就撞上了。梁健往后退开了一步,打眼看去,只见是一个看着大约有60左右的妇女,穿得很朴素,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脚上蹬了一双深灰色的平地皮鞋,款式普通。腰上还挎着一个包,有些破旧。包的款式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年龄,应该是家中的女儿或者谁送给她的。

    妇女靠在墙上,原本耷拉的脑袋,此刻抬了起来,朝着梁建看去。梁健一看,脸上还挂着眼泪呢。原本想往前走的脚步,就有些挪不动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大妈,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这妇女一听梁健跟她说话,眼睛转了转,抬手抹了把眼泪,就问:“你是领导吗?我要见领导。”

    梁健看了下周围,这妇女站在这估计有段时间了,但这旁边几个办公室却一直没人出来。梁健皱了下眉头,然后问妇女:“能告诉我,你找领导是要做什么吗?”

    妇女一下又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下来。这下,梁健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正在这时,梁健身后的办公室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两个女人,大约都三十来岁的样子。看到梁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看到那妇女,顿时皱起了眉头。其中一个女人走上前来,绕过梁健,站在妇女面前,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吴阿姨,你怎么又来了呢?”

    很明显,这两个女人都认识眼前这个妇女。听这女人的话,似乎这吴阿姨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梁健没说话,想听听这其中到底有些什么事。可谁知这吴大妈没回答这女人的问题,反而看向了梁建,哭着喊道:“我老公在外头偷人,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家,我想找政府帮我讨个公道!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梁健还未来得及说话,刚才的女人立即就说道:“吴阿姨,你跟他说没用。他不是我们妇联的人。而且,你这个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领导也跟你说过好多次了。要简单也简单,只要你把地址给我们,我们通知公安去抓。但你又不肯给我们,那我们也没办法呀!”

    梁健没走。另外一个女人,倒是来问他话了:“你好,你是来找谁的吗?”

    梁健回答:“哦,我不来找谁,我来开会。”

    女人愣了一下,一秒钟后,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惊声叫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男主席?你是梁健?”

    梁健不在意女人刻意在主席前面加了一个男字,微微笑道:“正是。”

    这时,旁边的吴阿姨也听清了这句话,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梁建的胳膊,力气还不小。梁健被吓了一跳。那个刚才在劝吴阿姨的女人,忙上前扯她,同时口中喊道:“说话归说话,吴阿姨你别拉拉扯扯的呀!”

    吴阿姨却固执的不松手。梁健怕拉扯出意外,忙阻止了那个女人,刚想说话,就见那吴阿姨,突然就跪下了。这一下跪的实在,咚地一声,将梁健三人都惊得给愣住了。梁健第一个反应过来,忙伸手去拉这吴阿姨。可谁料,这吴阿姨竟是固执得很,死也不起来,口中还哭喊着:“请主席给我做主啊!请主席给我做主!”

    梁健毕竟也是经历过阵仗的,立马就冷静了下来,跟着蹲了下去,看着吴阿姨,和声劝导:“吴阿姨,你这么大年纪,给我跪下,不是折我寿吗?你先起来,事情我们到办公室里坐下慢慢说,好吗?”

    梁健说的诚恳,那吴阿姨停了哭喊声,婆娑的泪眼打量了她一会后,终于点头。梁健忙扶了她起来,那两个女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