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吕副省长仍在会议室内海阔天空。胡小英抬着头,颇为认真地听着吕副省长的讲话,不时还在笔记本上记录一笔。吕副省长瞧见胡小英最为认真,也不时眉目带笑地瞧瞧胡小英。胡小英就装作没有看到,只是始终如一的记录着什么,梁健心想,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还真不容易,即便台上领导在胡言乱语、不着边际,也只能受着。

    梁健不时朝胡小英看看。胡小英先前说过,她可以让马书记晚上留下来。梁健至今还没弄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时见胡小英认真听讲的神色,仿佛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了。

    梁健正焦虑着,手机震动起来,见来电是冯丰,梁健赶紧站了起来,来到了会议室外。

    胡小英朝梁健看了一眼,目光又落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有一条新短信进来了,是法华寺智空的信息:已经跟马书记聊过,一起都好。智空。

    胡小英终于等到了这条信息,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回了一条短信:过两天我们将上门拜访智空大师,你一句顶我们一万句。

    胡小英心情愉快,脸上灿烂,由于正对着吕副省长。吕副省长心里就想多了,对胡小英笑着,目光更是在胡小英身上打转,让胡小英好不尴尬,赶紧收起了笑容。

    从落地窗向外看去,向晚的云朵犹如女人的云鬓,柔和而优美。梁健此时的心情,就如这些悠然的云朵般舒畅起来。这得益于刚刚冯丰打来的一个电话。

    冯丰送来了一个好消息:马书记晚上不回宁州了。梁健问原因。冯丰说,领导的心思你别猜。宏市长跟马书记见面的事情倒是可以考虑了。

    梁健说,冯大哥真是有心,我先跟宏市长报告。冯丰说:无论如何,第一要务还是要陪好吕省长。你知道吕省长的个性。梁健说,明白了。

    梁健心里却道,如果真陪好了吕省长,估计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干了。

    回到会议室,瞧见胡小英,梁健心道,这事还真按照胡小英承诺的方向发展了,肯定与胡小英有关。梁健悄悄给胡小英发了个短信:胡书记真厉害,要马书记留下来马书记就留下来了。

    胡小英回复说:“关键是马书记自己想留下来。”

    吕副省长的讲话,终于到了峰回路转的时刻。在结尾处,吕副省长又对镜州市环保工作的发展提出了“三个期待”和“六个必须”的要求。会议结束,时间已是六点钟。

    散会后一行人从会议室鱼贯而出,前往皇家宾馆晚宴。

    在车上,梁健两次都想把马书记留在镜州过夜的消息告诉宏市长。但临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关于让宏市长见马书记的事情,已经反复几次,都没有成功。

    现在把马书记留在镜州的事情告诉宏市长,也无非是多了一个反复,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宏市长更加心里不宁,还不如等事情真的靠谱了,只要宏市长迈腿就能见到马书记了,再告诉宏市长,这样更好。

    否则宏市长可能会认为梁健做事不牢靠,一件事情反复来反复去,都不靠谱,就会认为梁健不够成熟了!于是,梁健就专心去做好赴晚宴的服务工作,关于马书记的事情只字不提。

    宏市长等镜州市领导陪同吕副省长上楼,电梯有些挤,梁健就故意落在后面,胡小英见梁健没有进电梯,也等待下一部电梯。人少了,梁健问:“胡书记,你是怎么做到的?”胡小英笑了笑说:“法华寺智空大师,是我很多年的朋友了,我一直没有找他帮过忙,这次提出来,让他帮个小忙,他没法推辞。”

    梁健笑道:“你让智空大师说了什么?”胡小英说:“你不是说,马书记关心他儿子的创业吗?我让智空大师说,如果马书记今晚留下来,说不定他儿子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梁健笑道:“这样,马书记就信了?”胡小英说:“具体,马书记何以相信,那是智空大师的本事,反正马书记是信了。”

    梁健说:“下次,你带我去见见这位智空大师,我很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胡小英说:“没问题,我说过下次要上门拜访他的,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梁健和胡小英进了电梯,只有两个人。

    刚一进电梯,两人的目光不由就碰在了一起。那次电梯事故,是两人永生都难以忘记的经历。想起那次事故,不由又想起在电梯里,梁健为救胡小英所作出的种种出格的举动。胡小英感觉脖根到脸颊都烫热了起来。

    梁健也感觉到了两人在一起时,那种激动和紧张。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时候。梁健用说话来打破这种奇怪的气氛:“现在关键是,要让马书记想要来找宏市长。”胡小英说:“你是担心,马书记不愿意见宏市长?”梁健说:“下午我已经让冯秘书问过马书记,但马书记拒绝了。”

    电梯到了,梁健和胡小英走出电梯,向着包厢走去。胡小英也伤脑筋了:“这样的话,就麻烦了……”

    突然听到前面吕副省长的声音:“唉,你们长湖区的区委书记在哪里啊?怎么没见人啊?”梁健朝胡小英看了眼说:“吕省长在找你。”胡小英看了眼梁健说:“这个吕省长很讨厌,刚才我们说的事情,我会再想想的。”

    梁健说:“我看第一要务,就是把这吕副省长放倒。吕省长不倒下,就会一直纠缠你们,什么事情都别想做了。”胡小英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也帮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马书记主动想要见宏市长。要他自己想见,而不是被人要求见。就跟我们要他留在镜州,还不如他自己想要留在镜州来得有效!”

    梁健点了点头说:“你赶紧进去吧。”梁健走到包厢里,瞧了一圈,看到各位领导都已经就座。宏市长只朝梁健看了一眼,也没要求他做什么,看来暂时还没有需要梁健服务的事情。梁健打算退出,回秘书的小包厢里去。

    这时听到宏市长说:“小英,你过来坐吕省长边上吧,吕省长对你印象深刻呢!”听宏市长这么说,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朝桌面上看去。吕省长眼神在胡小英身上流连,脸上露出色迷迷的笑容。

    梁健对这个吕副省长的印象更加差了几分。心想,宏市长怎么能让胡小英去陪这个吕副省长呢!但梁健也不是不清楚,女人是一种资源,有时候人家比你强悍,即便这种资源你先抢到了,必要的时候也得让出来,以示对对方的友好。

    梁健不想再呆下去,只听胡小英说:“这个位置这么重要,也轮不到我坐啊!”边上的副市长秦刚说:“吕省长让你坐,你就坐嘛!这里我们都听吕省长的,吕省长你说是不是啊?”吕省长一直盯着胡小英,见问,就说:“这里不是听我的,这里的东道主可是我们宏市长。不过,我想邀请一个美女书记坐我身边,这点待遇宏市长应该能够满足我的吧?”

    梁健不想再待下去。这时候,梁健心里不由有一种酸楚,这个包厢之中,虽然他身为市长秘书,可他的职位算是最低的,连跟这些人物一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梁健心里很有些不甘。梁健知道,要在平时,他可能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今天看到胡小英被要求坐在吕省长边上吃饭,他才会如此想多多。

    梁健知道,消极和愤怒解决不了问题。如今他还是一个小罗罗,但总有一天他会出人头地,跟包厢之中这些人平起平坐。梁健最后朝包间中的人望了一眼,走了出去。

    胡小英不是没注意到梁健的表情,她心里有一种担忧,难道梁健因为自己而心情不爽?紧接着她又有了一种幸福感,觉得梁健是真的在乎自己的。

    梁健和其他领导的一帮秘书,匆匆吃过了饭。他这才发现,蔚蓝没有同胡小英一起来。他拿起手机,给蔚蓝发了一条信息:你回去了?蔚蓝的短信回的很快:晚饭是你们市领导的事情,我们区里的小秘书就没必要凑热闹了!

    梁健:说哪里话呢!我不也是小秘书一个,以为我喜欢在那里吃饭啊!蔚蓝回道:如果你不愿意在那里吃,那么你出来,我请你吃饭。梁健说:我倒是很想来,只是,这种场合,你懂的,领导还没走,我哪里也不能去。而且晚上还有事。不过,还是谢谢你。下次,我请你。

    蔚蓝回道:知道你是大忙人,不打扰你了,晚上我也是有事。梁健道:原来是空客气的啊!蔚蓝回复了一个微笑。

    跟蔚蓝短信来去之后,梁健心情好了许多。也许人真的只有跟自己地位差不多的人在一起,才会觉得放松。但一个人若是只跟地位相同的人在一起,不去结交和服务地位比你高的人,却不可能有进步。所以,人一方面渴望平等,另一方面却在躲开平等。

    冯丰又打了电话过来。梁健想起自己对冯丰说过,要问一下宏市长晚上去不去见马书记。梁健赶紧接起了电话,道:“冯大哥,真的不好意思……”冯丰打断了梁健的话:“兄弟,说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啊!”

    梁健奇怪道:“怎么了?”冯丰低沉地说:“我刚才试探性地问了下马书记,晚上怎么安排。”梁健问:“马书记怎么说?”冯丰说:“马书记说,晚上不要安排了,他不想出去,也不想见镜州市的什么领导,晚上他要跟家里人通电话。”冯丰真心觉得,这是一个需要道歉的消息。

    梁健暗自庆幸,好在没有把马书记留在镜州的消息告诉宏市长,否则宏市长一会失望、一会希望,说不定真要发火,把梁健从身边踢走也未可知。

    梁健说:“既然这样,是不是真没有办法了?”冯丰说:“真是不好意思。”不管如何,冯丰都是在为梁健考虑。梁健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冯大哥,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挂断电话,梁健心里郁闷,走出秘书们吃饭的包厢。刚抬起头,就瞧见胡小英从包厢里出来。胡小英看到梁健,就走过来,拉了一下他的手臂,两人走到旁边一个空着的包厢里。

    胡小英说:“有没新的消息?”梁健说:“刚才冯丰打电话来了,说马书记谁都不想见。”胡小英瞧瞧情绪有些低落的梁健:“你先别着急,肯定有办法。”梁健说:“什么办法?”

    胡小英低声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梁健。梁健一听脸上有了神采,“这个,还真是可以试试。”胡小英说:“对啊,我想,我们花了这么多精力搞的材料,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啊。即使领导还是不重视,至少也让他看到了我们的劳动成果啊!”

    梁健说:“没错。不过,恐怕,首先你得去摆平那个吕副省长吧?”胡小英朝梁健很自信地抬了下下巴:“刚才我其实没怎么喝,我想再去敬他几个满杯,应该就可以把他放倒了!”

    梁健说:“那好吧,我这就去准备材料。”胡小英说:“另外,你要先跟冯秘书联系好,一定要凑准马书记从包厢出来的时间。”梁健说:“我明白了。”

    梁健在准备材料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宏市长在冯丰房间的时候,冯丰说过马书记很认真,“马书记非常认真,他有时候能发现稿子中,下面的人核了好几遍都没有核出来的错误……”

    想到这句话,梁健将已经准备好的材料,用碎纸机碎掉。在材料中那句“将采取土地、资金和政策多方面扶持,打造海外归国创业人员的‘创业之家’”的后面故意空出了几个字。

    胡小英进了包厢,这时,吕副省长正在找胡小英。他酒到了七八分,开始有些肆无忌惮了,胡小英刚坐下来,吕省长就让服务员把红酒瓶拿过来,他要亲自给胡小英斟满酒。

    胡小英装作已经喝多的样子:“吕省长,我真是喝不下了。再喝,我就彻底高了!”吕副省长说:“喝高了就喝高了。”吕副省长的话,已经超出了一个副省长该说的礼仪范畴,但吕省长似乎并不在乎。

    宏市长在边上也不劝解,也不起哄,只是安稳地坐着,脸上露出一点点笑容。胡小英看了眼宏市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原本以为宏市长会为自己说一句话,但宏市长却什么也没有做。

    胡小英想,现在不是心里闹别扭的时候。她假意说:“吕省长,能不能你喝一杯,我喝半杯?”在只有女人才能提这样的要求。所以大家也没话说,还有不少人都希望吕副省长喝高,就附和起来。

    吕副省长说:“这样怎么可以,我看这样吧,你喝多少,我也喝多少。”胡小英说:“行,就这样,吕省长,你就照顾照顾我们女同志,我们都喝半杯,行吗?”

    吕副省长觉得喝半杯不过瘾:“半杯怎么行啊?”胡小英就说:“吕省长,我今天是舍命陪领导了。我跟吕省长干两杯。”吕副省长见胡小英忽然发威,心下喜欢,就说:“别两杯了,索性三杯!我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

    胡小英作出推却的表情,说:“吕省长,你这样是要喝醉我啊!”吕省长见胡小英推却,就更有了征服的欲望:“不会醉的!有句话叫,酒逢知己千杯少,小英同志,你说我们算不算知己?”

    胡小英说:“当然算。”吕省长听胡小英这么说,眼睛都笑眯起来:“看来我这趟到镜州还是有所收获的,多了一个红颜知己。既然跟知己喝酒,千杯少啊,这三杯不算什么!”

    按照胡小英的酒量,今天喝得并不算多。再三杯她也能撑得下去,刚才的推脱,只不过是为了激吕副省长,让吕副省长觉得连喝三杯自己是占了便宜。这时候,胡小英觉得已经差不多,不需推脱了,就说:“能做吕省长的知己,求之不得。三杯就三杯。”

    边上的人都起哄起来,宏市长心里其实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