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net】,最快更新阿岐王最新章节!

    说白了,就是七皇子不受宠,也没人管他的死活,他一个人在外面流浪自生自灭呗。尹成念心里虽这样想着,但嘴上却不能这样说,只能道:“你说的很是。”

    尹成念在西厢套着话,本应去休息的孟七却到了上房屋皿晔的屋子。

    “阁主。”孟七躬身行了一礼,“您还没休息?”

    皿晔正坐在桌前,拆看苏郁岐给他寄来的书信,见他来,搁下书信,做了个请坐的姿势,孟七在他对面椅子上坐了下来。

    “在你的府里,不必称我阁主。你虽是我的护法,但终究是毛民的七皇子,我说过,你不必当我是你的主子。”

    皿晔有些慵懒地倚靠在椅子背里,神情淡淡的。

    “当年我受那些皇子皇女们欺侮,若不是你救了我,也没有今天的我。对我来说,这个七皇子做与不做,都没什么重要,当初既然要追随你,那便是一生一世。这是我自己的意愿,你也没有必要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孟七说起那些屈辱的过往,眸子里淡然从容得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想来,那些事在他的心里就像被尘封的枯井,已经再不可能起波澜。

    皿晔淡声道:“嗯。你自己做主吧,我不强求你。对了,回来了有什么打算?”

    “我并没有什么打算。一切以阁主的意思为命。阁主要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

    皿晔点了点头,“我回来是为了查一桩旧事,这件事关系重大,不宜声张,所以,我在你这里的消息,还是封闭的好。”

    “嗯,我知道了。”

    皿晔手上捏着苏郁岐寄来的信,一副思索事情的模样,片刻,又问:“凌子七还没有找到吗?”

    孟七摇摇头:“暂时还没有。说起来,凌子七不过是个细作,有那么重要么?”

    皿晔眉心微微蹙了起来,道:“说起来,的确没那么可怕。但没找到她,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好,我会飞鸽传书再加派些人手。”

    两人正说着话,管家忽然进来了,躬身一礼:“主子,外面有个人,点名要见您带回来的这位公子。”

    皿晔和孟七都是一怔。

    他们刚到家,这就有访客,还是直奔皿晔来的,若说是被人跟踪至此,怎么也说不过去。跟踪的人不会光明正大造访吧?

    但总归是熟知他行程的。

    皿晔问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戴面具的老者。”

    皿晔立时明白了。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是我的义父,走吧,出去迎接他老人家。”

    他心里很纳闷义父冯十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不管怎么样,先见到人再说。

    两人急匆匆走到大门口,果见风灯下立着一位戴面具的灰袍老者,两人赶忙上去行礼:“义父,您怎么来了?”“宗主,您来了,快里面请。”

    冯十九看上去不太高兴,周身都是冷凝之气,但因为戴着面具,瞧不出来他脸色如何。“嗯。”冯十九应了一声,迈步往里走。

    管家被唬了一跳,心道这什么人物,竟然这么大的谱?诚然,他们七皇子在毛民的身份并不那么尊崇,而且这些年他在外的时间比回来的时间多得多,在外面结交些什么人物,他们这些家仆上哪里知道去?

    总归主子尊重的人,他们更得尊重就是了。

    冯十九跟着去了上房屋,皿晔将他请上了上座,恭恭敬敬行了半跪礼:“义父,不知义父驾临,孩儿有失远迎。”

    “虚礼就不必了,你起来,我有话问你。”冯十九语气沉冷,看来是真的心情不太好。

    皿晔站起身来,没有归座,孟七虽然是此间主人,又是毛民国的七皇子,也就只能跟着垂立一旁。

    “义父有话但问,孩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冯十九瞥了一眼侍立一旁的管家,孟七立刻心领神会,对管家道:“你先出去,没有召唤,任何人不得到这里来。”

    管家应了一声,肃恭退了出去。

    冯十九道:“我问你,你到津凌来,所为是不是你母亲的事?”

    冯十九与自己的母亲燕明公主是故交,皿晔心里很明白,绝不是冯十九救了母亲那么简单。试问,谁会无缘无故去救一个身份那么尴尬的人呢?自然是交情匪浅才肯舍命相救。

    但他究竟与母亲是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岐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看只为原作者诸夭之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夭之野并收藏阿岐王最新章节